西门庆是个恶棍,为什么很多女人争相嫁给他?看不懂说明你太年轻

兰陵笑笑生将西门庆从《水浒传》中“借”到《金瓶梅》中,让西门庆从武松刀下逃生,并且让他借东京庆寿诞这一手段平步青云,由“一介乡民”发迹变泰,成为朝廷官吏、清河县首富。

 

 

兰陵笑笑生对《水浒传》有关人物、情节如此大幅度的逆向变动,集中体现了他对晚明时期社会深刻变动的理解。

 

 

我们都知道,在中国古代有所谓的“四民”,即:士农工商。

 

 

商人排在最后一位,在封建时代是低贱的没有社会地位的下等人。

 

 

然而《金瓶梅》中的西门庆作为一个破落户商人,却妻妾成群,很多女人都争相嫁给他,有的女人携大量钱财倒贴给西门庆,有的女人背着亲夫和西门庆私通,有的女人甚至不惜谋害亲夫只为嫁给西门庆做小妾。

 

 

西门庆确实是个厉害角色,不但那些女人们讨好他,连当时的朝廷大员诸如状元、钦差、太尉也对他毕恭毕敬。

 

 

很多人对此不理解,认为西门庆只是一个浪荡的恶棍,凭什么坐拥成群妻妾,凭什么朝廷官员都来巴结他?

 

 

不理解,说明你还太年轻。

 

 

小说中的西门庆是一个恶霸,淫徒,同时也是一个具有顽强生命力的新兴商人,他既有无穷的贪欲,也有投机冒险的气概。

 

 

在商品经济与封建皇权势力严重对立的逆境中,西门庆没有像传统的“儒商”那样听从命运的摆布。

 

 

西门庆确信“事在其间,道在人为”的权变之策。

 

 

西门庆凭着自己的才智和胆略,将商品竞争的手段用之于官场,巧妙地利用人际之间的关系,以金钱为武器,借用皇权内部的腐朽机制,不失时机、不惜代价地主动出击,将金钱关系渗透到官场的各个领域,产生了广泛而特殊的效应。

 

 

为了追求政治、经济方面的最大效益,西门庆把目标集中在权倾朝野的太师蔡京身上。

 

 

西门庆勾结蔡京分为三步:

 

 

最初,他利用亲家陈洪与杨戬的关系与蔡京间接挂钩,为其解难、办事。

 

 

接着,利用蔡府总管翟谦的引荐深结太师,第一次生辰担就换来山东理刑副千户之职,从此平步青云,势动一方。

 

 

最后则亲往东京为蔡京庆贺生辰,直接面对蔡京。

 

 

蔡京一见20多扛金银缎匹,喜不自胜,不光认他为干儿子,还把一个粗鄙商人凌驾于公卿之上,恩宠眷顾,无以复加。

 

 

蔡京如此恩宠西门庆,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,自从西门庆成了蔡京的干儿子之后,从此皇亲内相,达官显贵,争先巴结,竞相趋奉,冠盖络绎,西门庆大院可谓门庭若市。

 

 

文采风流的蔡状元,曾经两次绕道清河,特意登门拜会,倾倒于西门庆的酒色奉承和厚礼馈赠,并且为他驱使效劳。

 

 

至于表面廉正的宋巡按,更以西门庆家为商场,权钱交易,公开不讳。

 

 

甚至钦差六黄太尉也屈尊枉驾,特来西门府中结交拜会。

 

 

更为可笑的是:自李瓶儿死后,知府州县,合卫有司居然素衣、三牲,焚香拜祭富室娘。

 

 

本来,封建时代的中国,等级是很森严的,所谓“天有十日,人有十等”,伦常身份的高下,是封建时代估量人的价值砝码,但在金钱关系的诱惑渗透之下,上自皇帝下至大小官吏,他们公开抛弃了“仁义道德”、“忠孝节义”的面纱,争相逐利,贪婪罔极。

 

 

整个明代社会惟财论势,财富成了社会的最高权威,金钱成了支配社会一切的力量。在金钱的威力之下,达官显贵贴耳匍伏,拜倒在西门庆的脚下,变成了金钱的奴隶。

 

 

西门庆信奉“钱能通神”、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,他始终相信,只要有了钱,什么样的女人都能得到。所以,他不但得到了潘金莲这样良家人妻 ,还得到了结拜兄弟花子虚的妻子李瓶儿、有钱的寡妇孟玉楼、通房丫头庞春梅、合伙人妻子王六儿,下人来旺儿妻子宋惠莲、儿子的奶妈如意儿、招宣府的林太太、失足女李桂姐等。

 

 

这些女人,都心甘情愿的和西门庆好,甚至还为西门庆争风吃醋,为了争宠而宅斗。

 

 

彼时的西门庆脚底下蹂躏着小厮丫鬟,使用着奴才走狗,府院房内养着六房妻妾,花街柳巷包占着失足女子,左右前后一群帮闲、伙计“护驾”,连招宣府、守备衙门都对他毕恭毕敬。

 

 

这样的大势派,在清河县独一无二,无人争锋。


长按识别二维码,关注我们!

分享到: